歡迎光臨湖南通程律師事務所! 律師登錄 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掃一掃進入微信
服務熱線
0731-89800888

公眾號微文共享

首頁 > 通程動態> 詳細介紹

《水晶》下篇

作者:胡志圭      來源:本站     瀏覽:

導讀:

2023年的春天如約而至。正是草長鶯飛的季節,周末的長沙各大景區人山人海,也難怪全網都在驚呼:長沙只有一季——旺季!上個周末長沙春光明媚,一家人徜徉在橘子洲頭梅園花海里,不禁感嘆:正是長沙花似錦,出門俱是看花人。有那么一刻,我的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在這形形色色的男女老少里,有多少人會意識到,無論貧窮還是富有,無論正身處何種困境,只要能沐浴到這春光、能欣賞到這美景就已經是很幸福的了?正是這個念頭促使我寫下了該《水晶》系列文章。

《水晶》系列講述我近兩年已經辦理完畢或正在辦理之中的心源性猝死案例,這些如流星般轉瞬消逝的生命有的是年僅三十歲、尚未成家的高富帥;有的是年僅35歲、孩子才兩歲的媽媽;有的才49歲,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齡……這些生命走得如此匆匆,甚至來不及和至親道別。在辦理這些案件的過程中,我無時無刻不意識到:當你感慨生命如此美好、看世界都如同透過水晶時,請一定小心又謹慎——應當像手中捧著水晶。

因為,生命確如水晶,璀璨,且易碎。

正文內容

2023年7月5日一大早,我接到當事人李叔的電話,告知我醫方賠償款220余萬元已到賬。從2022年7月6日我與李叔及趙姨簽訂委托代理合同之日起,該案辦理時間正好歷時一年。這個案件不僅刷新了我從事醫療法律事務領域以來單筆賠償的最高記錄,而且取得了醫方在官方微信公眾號公開道歉的成果,解開了當事人的心結,也打開了我辦理此類案件的新思路。

我清楚地記得跟李叔第一次見面時的情景。那是2022年五一假期的第一天,我送我家娃去留芳賓館參加湖南省青少年圍棋大賽。李叔前一天去了事務所咨詢,前臺告知了他我的聯系方式,電話里了解到這是一起死亡案例,即便第二天就是五一小長假我也沒敢耽擱,約了他次日在留芳賓館碰面。那天下著小雨,天氣濕冷,盡管日歷顯示五一假期一過就將是立夏節氣,我那天仍穿了雙排扣夾層風衣。我和李叔全家在賓館挑了個茶室面談。病歷資料很簡單,我看完資料后作出了基本的分析和判斷,解答了他們的一些問題,就送他們走了。之后過了兩個月李叔才再次跟我聯系,直接跟我簽了委托代理合同。這當中的兩個月他們在等患者的尸體解剖結論,也直言不諱地告訴我,他們在這期間去了其他很多律師事務所,咨詢了其他不下十個律師,家人一致決定委托我。這份信任讓我壓力山大,也正是這份信任,讓我頂住了壓力。

這是一個令人扼腕的心源性猝死案例。

這是一起白發人送黑發人的人間慘劇。

2022年4月13日5時17分,李叔的兒子小李因“腹痛、咽痛半天”前往醫方深圳某大學醫院急診就診,當時正值深圳新冠疫情防控,醫方的急診值班醫生經問診得知小李有咽痛癥狀,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將其打發到發熱門診。此時小李的心率、血壓都已嚴重不正常,體格檢查也顯示“劍突下壓痛”,此癥狀高度懷疑系ACS(急性冠狀動脈綜合癥)導致的心源性疼痛,但醫方的過錯低級到居然連一個心電圖都沒有給小李做!僅對其進行了血常規五分類+C反應蛋白、胰腺炎二項和電解質七項這三個檢查,且在這幾個檢查結果都基本正常的情況下,仍將小李診斷為“急性胃腸炎、急性上呼吸道感染”,使用消炎止痛藥物治療所謂“胃腸炎”。小李在接受治療后,其癥狀不僅沒有得到任何緩解且持續性加重,在此期間,醫方沒有對小李進行任何進一步檢查。當天9:42分,小李突然倒地,意識喪失,血壓、心率測不出,之后小李的呼吸、心跳再也沒有恢復,于當日17:05分宣布臨床死亡。2022年5月25日,中山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出具司法鑒定意見書,認定小李的死因為“符合因右冠狀動脈管腔內附壁血栓形成導致急性心功能障礙死亡”。

這個案例刷新了我對醫療服務質量認知的底線,這里所指的“醫療服務質量”,不僅包括醫術,也包括醫德。

醫術方面:醫方的過錯低級到讓我難以置信的程度。小李從凌晨5時17分入院伊始,體格檢查就顯示“劍突下壓痛”,我雖然已離開醫學院校的課堂達幾十年之久,依然清楚地記得老師當年在課堂上關于“劍突下壓痛指向心臟病變”的諄諄教誨,但本案中天天呆在臨床的醫生愣是沒想起來這一點,僅憑小李口述“腹痛、咽痛”就把其診斷為“急性胃腸炎、急性上呼吸道感染”,即使其血常規五分類+C反應蛋白、胰腺炎二項和電解質這幾個檢查結果都基本正常也仍然堅持這樣的診斷。醫方發熱門診當天8點接班的醫生雖然對小李補充診斷了“胸痛”,但令人扼腕的是:醫方雖然已確診小李“胸痛”,卻沒有進行任何相應的檢查和治療:未對其行心電圖、肌鈣蛋白、心肌酶五項、D—二聚體等檢查,以排查患者是否為ACS;未將其通過綠色通道轉胸痛中心治療;小李入院觀察期間長達四個多小時,接受治療后其癥狀不僅沒有得到任何緩解且持續性加重,在此期間連小李本人都對醫方“急性胃腸炎、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的診斷結論提出質疑,但醫方仍未進行任何鑒別診斷,錯失診斷時機;因診斷錯誤,醫方未對小李行抗血小板、抗凝治療;在小李突然倒地、意識喪失后,醫方沒有立即評估其生命體征并立即就地進行心肺復蘇,而是亂成一團,時隔5分鐘后才將小李送至急診搶救室,甚至在小李被抬到搶救室的床上時,其口罩仍未被摘下。可見,醫方沒有執行就地搶救原則,未遵照胸外按壓、開放氣道、人工呼吸等步驟積極施救,錯失了5分鐘黃金搶救時間,搶救措施明顯不當。

醫德方面:醫方在小李就診過程中表現的冷漠以及事發后對家屬的蠻橫都讓我覺得不可思議。小李在醫方入院觀察治療期間長達四個多小時,在此期間其因極度痛苦多次向醫生求救,但得到的回復都是冷漠回絕、置之不理。當小李因疼痛難忍向醫方反映時,醫方的護士甚至極為不耐煩地訓斥小李:“這個藥水又不是神仙水!”,可見醫方工作人員的態度冷漠到了何等令人發指的地步!小李老家湖南,畢業后一直在深圳工作,發病的前一天他還與父母通過視頻電話,一切如常。發病當天他一個人前往醫方就診,所以醫方在他呼吸、心跳驟停后聯系其家人時,李叔直接把醫院的電話當詐騙電話掛斷了。當李叔和趙姨從長沙趕到深圳時,先一天還在視頻里和他們談笑風生的兒子已經躺在太平間里了,這樣的變故讓李叔和趙姨完全崩潰,他們希望能通過醫方的監控視頻了解小李當天的就診經過,這個要求合情合理,但就是這么一個在我看來完全合理合法的要求,醫方卻橫加阻攔,堅決不肯同意!一直到絕望的趙姨爬到樓頂以跳樓相威脅,由當地公安介入,最后他們才在當地派出所看到了小李當天就診的視頻。醫方還有一個舉動也讓家屬無法接受:明明是醫方沒有按規定給小李做心電圖、心肌酶、肌鈣蛋白等檢查,病歷中卻記載“患者同意胸部CT增強檢查,拒絕心電圖、心肌酶、心肌標志物、D二聚體檢查”,醫方的該記錄明顯不符合常理:醫方在小李入院時已為其抽血檢查了血常規、C反應蛋白、胰腺炎二項、電解質七項,心肌酶、心肌標志物、D二聚體檢查也均通過抽血檢查,只需在抽血時醫方多開具這幾個檢查項目即可,如醫方確已開具該系列檢查,小李作為沒有醫學專業知識的人,怎么可能單把這些項目挑出來加以拒絕?心電圖的檢查非常簡單易操作,反而胸部CT增強檢查相對而言要復雜得多,小李拒絕行心電圖卻同意胸部CT增強檢查的動機何在?況且醫方未提供任何證據可證明小李拒絕心電圖、心肌酶、心肌標志物、D二聚體檢查。這顯然系醫方偽造、篡改病歷,意圖掩蓋其誤診導致小李死亡的事實,其性質極為惡劣。

盡管醫方的過錯如此低級,該案辦理起來卻非常不順利。

2022年7月6日我與李叔和趙姨簽訂委托代理合同后,馬上著手立案準備工作:閱卷、查閱相關醫學文獻及案例、起草起訴狀、整理證據等。一切準備就續后,我于7月20日前往深圳市南山區法院立案。立案當天我就被深圳法院的辦事態度與效率深深的震憾到了!當天下午南山區法院還沒有開門我就已經等在安檢口了,待到法院開門后我取立案號時發現排在前面的只有五人,心中還竊喜了一陣,想著就五個人的事,這不分分鐘就搞定了嘛!后面事態的發展卻讓人驚掉下巴:諾大一個立案大廳,N個立案窗口,三個小時過去了,就立了三個案子!而且在臨近五點時,立案窗口徹底停擺,干脆不叫號了!我忍無可忍,向前臺投訴,要求面見領導,并打投訴電話,我的操作成功引起了其他等待立案的人的怒火,大家一致要求領導現身給說法,立案工作這才得以正常進行下去。特別搞笑的是:立案大廳一熱鬧起來,立馬來了一大堆法警,其中一個法警還專門針對我說:你這個長沙來的律師(我外出辦案都拎著我們湖南通程律師事務所的資料袋,他估計是從袋子上發現我來自長沙的),說話不要這么大聲,要依法辦事!我當時心中有一萬匹草泥馬奔過,想起郭德綱的名言:看你一眼我都算輸!緊趕慢趕,我在當天法院下班前把材料交齊,連買口水喝的功夫都不敢耽擱,才趕上當天深圳回長沙的最后一班高鐵。

該案當事人李叔在與我簽訂委托代理合同時提出要求要法院調取小李的電子病歷和就診的視頻監控錄像,所以該案確定承辦法官后我第一時間向法院提交了調查取證申請書。值得一提的是深圳各大醫院的電子病歷系統已非常完善,本案醫方僅為一家三級醫院,居然也建立了電子病歷系統,實在出乎我的意料,而相比之下,湖南的各大知名三甲醫院的電子病歷系統仍有名無實,值得人深思。8月25日我收到開庭傳票,該案定于9月21日第一次開庭。庭前我多次與書記員聯系,就申請法院去醫方現場調取小李的電子病歷達成一致意見。9月20日我和當事人提前一天抵達深圳,按照我與書記員的約定,當天下午我與當事人在書記員陪同下去醫方現場取證:調取到小李的電子病歷后臺記錄5頁。果然不出所料,電子病歷的后臺記錄顯示小李的病歷被改得面目全非。

9月21日該案第一次開庭,鑒于醫方偽造、篡改病歷的客觀事實,我當庭撤回醫療過錯鑒定申請,打算申請法院直接適用《民法典》第1222條推定醫方存在過錯,不料法官卻強烈要求鑒定并決定依職權申請鑒定,不得已該案次日下午3:30再次開庭,雙方提交鑒定檢材并質證,協商一致選取中山大學司法鑒定中心作為鑒定機構。該案的鑒定過程也一波三折:10月28日我收到法院通知:中山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因積案太多已退案,要求我方與醫方重新商定鑒定機構。后經當事人與鑒定中心溝通,該中心決定重新受理。11月9日與法院溝通,已將鑒定材料重新郵寄給中山大學司法鑒定中心。申請法院調取小李就診當日的視頻監控錄像更是難于上青天:從7月份該案確定承辦人、我第一次郵寄調查取證申請書開始,我與法院電話溝通過無數次,9月21日開庭當日醫方提交了該份錄像資料給法庭作為鑒定檢材,但拒絕提交給我方,后又經過無數次溝通與催促,直到11月11日我才收到法院郵寄的光盤,然而李叔查閱光盤后卻發現內容不完整,因為他之前曾在派出所看過完整的視頻,發現此次法院郵寄過來的視頻里缺失了小李與醫方值班醫生幾次溝通的關鍵內容。于是12月2日我又向法院申請去派出所調取光盤,法院回復稱如果鑒定機構有需要再去調取。直至案件辦理結束,當事人也未能拿到完整的視頻,簡直讓人無語。

2023年3月1日下午4:30分該案在廣州中山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召開聽證會。關于此次聽證會,我印象最深的一點是:鑒定專家在聽完雙方陳述后問醫方:我想問一下你們發熱門診值班的是哪個科室的醫生?因為今天這已經是第三個死在發熱門診的病例了!我內心無比震驚:疫情三年,見了很多因為沒有核酸檢測結果而被擋在醫院大門外的急診病人有病無處醫、眼睜睜看著人死去的報道,經常會痛心疾首,以為那就是疫情防控次生災害的全部內容了,不曾想即便有核酸檢測結果、進到醫院大門后的病人里還有如此多冤死的人,在那一刻我真正領悟到“時代的一粒灰,落到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這句話的涵義。是啊,如果沒有疫情,小李不會不分青紅皂白就被塞到發熱門診去,他大概率會掛一個普通的內科急診號;而如果沒有疫情,醫院的大部分精干力量也不會被抽調去搞防控,留在醫院的內科醫生大概率不也會出現如此低級的過錯,小李極有可能因得到及時有效的救治而幸免于難。然而沒有如果,年輕帥氣的、懂事上進的、前途無量的、溫柔體貼的、無微不至的…總之,李叔和趙姨心目中的滿分兒子就這樣走了,時代的這粒灰實實在在地落到了他的頭上,他為此付出的是生命的代價!他年僅三十歲的生命啊!

鑒于醫方的過錯如此低級,聽證會結束后我的預判是:只要鑒定機構客觀公正,此案會定到醫方的主要責任;如果鑒定機構有足夠魄力,甚至有可能定到醫方的全部責任。在等待鑒定結論的日子里,我仍經常會接到李叔的電話,小李的過世太讓人痛心了,面對這種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慘劇,我才知道語言是如此的蒼白無力,我想不到任何一句可以安慰老兩口的話,除了交給時間,我別無他法,只希望盡自己的最大努力使案件取得完滿的結果,然后寄希望于時間能撫平老兩口的傷痛。

2023年6月中旬,李叔告訴我醫方邀請他去深圳調解,我頗感意外:鑒定結論尚未出來,這個時間點醫方怎么會主動提出調解呢?了解后得知醫方新上任的書記打算以此案為契機狠抓醫療服務質量,于是6月14日我與李叔全家前往深圳參加調解。調解的艱難程度可想而知,但好在雙方都秉承著解決問題的目的,因此均保持著最大的忍讓和克制,6月21日雙方達成調解,醫院賠償220余萬元,并在其官方微信公眾號上以發布情況說明的方式進行了公開道歉,解開了當事人的心結。案件至此辦理完結,之前的辦理過程幾經坎坷,卻在我與當事人的共同努力下取得了出人意料的結果。

唯愿時間能治愈李叔一家的傷。

后記

《水晶》系列心源性猝死案例分享告一段落,提筆時春意正濃,而擱筆時已入盛夏。想到這些從指縫中溜走的時光,作為一介凡夫俗子,縱然不至于如李白“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般的焦慮,也仍舊會感嘆這似水流年。見過了太多如流星般匆匆逝去的生命,深感除了生死,其他的都是小事。愿各位都能看開、放下,珍惜蒼天賜給我們的金色的華年。


歡迎關注全國優秀律師事務所湖南通程律師事務所,微信公眾號請關注hntcls

BB电子